RH-Tin💸💸

Tin.叫我罐头💥💥

存梗。【上一条给我吞了???

1.飞冉【在每一次对方要高潮的时候夸奖他“是个乖孩子哦”长此以往下来,以后再别人面前夸赞“是个乖孩子哦”对方就会条件反射的发生反应。】 老飞这么恶趣味🌚
2.飞冉【姥爷是竹妖。青竹成妖,品性端方,面容清隽,字迹秀敛,堪称君子。但竹不易存水,经常冒水汽,所以竹妖生于江南雨夜,每每多水需淌。试想,最是风骨天成的君子折腰于身下,水痕蜿蜒,淫靡不堪的样子。】
3.【亲吻饥渴症。“每每看到你就想亲你一下,临别亲一下,见面又来一下,无聊亲一下,做事的时候亲一下...不一定要嘴唇,额头,脸颊,嘴角,擦一下就吻上去,就贴紧唇瓣,感受彼此气息逐渐交织在一起的样子,再一点点吸吮啊什么的。简直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了。”和喜欢的人亲吻是一件神圣的事情。】
4.【每个人生来手臂上带着一句话,说出这句话就会死。当这句话是被人诱导着说出来的,或者说这句话时有说的对象,别人就会获得两次生命,而禁语也会再出现在多一条生命的人身上。】
--壳贝【壳的禁语是我爱你,所以他从来没有对老贝说过爱。有时老贝会问壳他到底爱不爱自己,却又在那三个字即将出口的时候堵住他的嘴。后来贝车祸或者别的什么危在旦夕,壳为了让他活着,坐在他病床边看着昏迷的老贝讲“李京泽我爱你。”。老贝醒过来之后看着手臂上原来在自己禁语的地方,被“我爱你”三个字替代。】
5.豆鬼【“所有占有欲的源头几乎都是无辜的热爱。”】
6.百万【老白有阵子睡觉打呼噜,万万眠浅,容易被吵醒,老白就察觉到了。突然有一天老万发现老白不打呼噜了,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他用宽胶带贴在了自己嘴巴上。】
7.飞冉【高中向,毕仙儿和老飞是恋人。有一天老飞从毕仙儿头上发现一根白头发,顺手给揪了下来,毕仙儿没在意,说扔了行了。后来有一天毕仙儿上课写着写着字笔没水了,就跟老飞借笔,老飞就把他手上正在用的笔给他了。但是毕仙儿写着字觉得不太舒服,写字时有时无,就把笔旋开想去看笔芯,然后就发现他的那根白头发被老飞放在笔壳里,那支笔老飞一直在用。】
8.壳贝【“给你十次吻我的权利,哪里都可以,勾起我的性欲。如果不能,换我操你。”】
9.豆鬼【哭着给对方打电话。平常坚强的泪都不掉一滴的人,在电话那头哽咽着叫了一声你的名字,接着就开始哭。你手忙脚乱的抓着手机安慰他,却止不住对面的恸哭声。你恨不得分分钟从屏幕钻过去抱住他,但你做不到,你能做的只有一句句无足轻重的“别哭了。”】
10.飞冉【“不,朋友是不会有占有欲的,那只是你认为的友情而已。”】
11.壳贝【壳总-陪你过冬天remix歌词。】

【全员向/异能向】Double Face -1

/Tin¥¥
/可以叫我罐头。


/想说的都在0篇🙌🏻
/飞冉 壳贝
/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。
/写东西用词繁琐重复x
/希望不会让您有不适。
/劳您捉虫

………太崩…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灰蒙蒙的云遮住了月亮,只隐约看得到露着亮黄色的圆形轮廓,阴沉沉的透不过光,照不亮老城区没有路灯的小巷。一个人影隐在老旧红砖墙的墙根,夹在指尖的烟卷前端忽明忽暗地闪着红光。毕冉把手凑到嘴边深吸一口,浓重的烟草味顺着喉管涌进肺泡,火烧火燎的溢满肺部,灼得胸口生疼。即将燃尽的烟蒂被按在墙体的青苔上,发出细微的、“嘶”的一声哀鸣。
丁飞闻不得烟味,总是会被顶的直咳嗽,平日在家里毕冉也不当着他面抽烟,只是总是拿支电子烟抵一抵。没入红花会之前,他总在打斗前点一支烟,让自己更清醒一点。后来加入了红花会,自己治愈类的异能力也鲜少出任务。这次倒是个例外。
突然,毕冉动作一滞,被揉捏变形的烟蒂掉落在满地的沙砾碎石里。
“来了。”
他上下拍了拍手,朝着对讲吐出两个字,顺带活动了一下因长时间站立而有些发麻的腿部肌肉。
本来要直接上门去“取”东西,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,毕冉就选择在这儿等这个抢占先机的造访者。
巷口出现的人从头到脚一身黑,看见毕冉显然有些出乎意料,但立刻反应过来,像是习惯性的,把渔夫帽的前帽沿向下拽了拽。
“不好意思,”毕冉往后撸了撸刘海,“冒犯了。”
对讲那头传来丁飞的声音,“别逞强。”
毕冉褪去了平日的温和,连同他的白衣一起。黑色的装束裹住他修长的身材,就像他当时还在做黑医时的模样。丁飞曾十分激动的拍着桌子说,这是———毕冉分体。



要说毕冉这次的任务,是他和丁飞几天前去满治宇的酒吧,从这个格外可靠的情报贩子那里得到了点消息。
老城一人口放狂言说自己有一枚亚历山大石的戒指,可以抑制异能力带来的副作用。消息一出各处的异能者就跃跃欲试。
丁飞一听这个情报回了红花会就嘻皮笑脸的讲,那人怕是没用脑子想过,这个消息必定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。
而那枚戒指也让红花会虎视眈眈,他们中已经有人开始出现异能力的副作用了。
刚刚养好伤的李京泽雀跃着就要接下这个任务到老城区来看看,刘嘉裕怕他闹腾搞得还没好利索的伤再复发,软的硬的法子都使了偏偏拗不过这个小祖宗,最后气结给按在床上做了一通,搞得李京泽隔天整个人蔫蔫的窝沙发里闹脾气。
“我去吧。”毕冉抱着潇洒突然讲了一句,“老万和小白还没有回来,眼下我去最合适,我也不想因为我的异能力就被你们当白衣小天使捂着。”讲到这儿,他顿了顿,抬起眸子盯着丁飞。“而且能不能找到那个人还是未知数,不会有太大危险的。”这话像是将给丁飞听的。
丁飞就这么看着他停了一会儿,开口说好,但是要求这次任务他顶替鹤鹤做通讯。
毕冉弯起眼睛笑着微点头,让丁飞想起,自己当初就是被他一个这样的笑勾了魂去。



站在巷口的人似乎是个性格冷淡的主,不愿再多做交流,脚下一点就朝毕冉冲过去。毕冉已经暗暗做好了迎击的准备,没成想对方猛冲几步向侧面起跳,踏上一块突出的红砖,左右各蹬两脚扒住一侧屋檐麻利的翻身上去。毕冉没再犹豫,朝着同样的地方跟上去。
对方显然没有停顿的意思,脚下移动的连贯,黑色的朋克皮靴踩的瓦片一阵断裂的脆响,渔夫帽上的飘带和他脑后红色的发丝缠绕在一起,随着跑动掀起的宽大风衣下隐约露出暗纹的衬衣。
毕冉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,右手“啪”的一声用足了力气拍在对方肩上,对方却似乎就在等待这一刻,突然蜷起身子,竟是从靴子内侧抽出一把极薄的匕首向后猛挥。毕冉躲闪不及,刀尖儿划在他一侧脸颊上带出一道血口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出血来。挂在耳朵上的对讲机在他刚才猛烈偏头躲闪的动作下被摔了出去。



“毕冉?”丁飞发现对讲里杂乱的忙音赶紧唤了对面那人一声,却没有得到回应,心里一下子慌了神,嘴唇抿得发白。

“别急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刘嘉裕把水杯放到他手边,在旁边坐下。“毕姥爷什么水平你也不是不知道,一般水准的也奈何不了他。”

丁飞握紧了水杯,点了点头。

-tbc

【全员向/异能向】Double Face -0

Double Face

占tag。

瞎搞,无大纲中长文。
估计会有bug这种大事故🌚🔫
会坚强的写下去、但我有点拖延症:(

全文cp/壳贝百万飞冉豆鬼盖桥ob03满t。
以及各路rapper串场。
主要走红花会和豆鬼线。

异能向。
算是满足我的中二之心。

言辞俗套叙事不清。
希望不会让大家觉得不适。…。

四改发第一章。
就今晚x

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。

p&l🙌🏻

【1】cao♂遍峡谷男英雄。2.

#哇我只是满足私欲:-)
#这儿嬴祁。多指教多指教。
#人物属于峡谷,ooc属于我。
#以后应该还会写。
#说实话我怕被查水表:-)

#我又翻车了🌚🔫
#痛哭

【1】cao♂遍峡谷男英雄。2.

#哇我只是满足私欲:-)
#这儿嬴祁。多指教多指教。
#人物属于峡谷,ooc属于我。
#以后应该还会写。
#说实话我怕被查水表:-)

#我又翻车了🌚🔫
#痛哭

【1】cao♂遍峡谷男英雄xxx

#哇我只是满足私欲:-)

#这儿嬴祁。多指教多指教。

#人物属于峡谷,ooc属于我。

#以后应该还会写。

#说实话我怕被查水表:-)

#李白 é©¬å¯æ³¢ç½— æ‰é¹Š



-【李白 é’莲剑仙】

想操李白么,

看那个不可一世的青莲剑仙在你身下软了身子,红了眼眶;

看他眼角通红,汗水淋漓,

却还是用修长双腿缠住你的腰不肯放开的模样;

去缠吻他的舌尖,

逼得他呼吸不得,

常年握剑带了薄茧的手掌按在你的胸口无力推搡。



-【马可波罗 è¿œæ¸¸ä¹‹æžªã€‘

想操马可么,

看那个干净好看的异国男人那双清澈的瞳仁在你这里染了情欲;

倔强地坐在你身上扭动腰肢,

却还是被潮水般的快感耗尽力气,瘫软在你怀里;

红唇轻启,喘息声止不住的溢出唇齿,

压低声线红着脸颊用一口不标准的中原话向你央求,

“求、求你。”



-【扁鹊 å–„恶怪医】

想操扁鹊么,

看哪个平日清冷禁欲的善恶怪医在你怀里不住呻吟;

俯身去亲吻他因快感而止不住颤抖的眼角;

操的他神色朦胧只能唤你的名字,

最后出口的话都哑的只剩气音,

操的他眼中脑里心头都只留你一个人。



-我对越人的爱有辣——么大!!


试图画松家的七宗罪🌚🌚

画渣抱头痛哭。